【整形風 Medi Life 蔡豐州醫師】
   
專業研究領域
文章篇數:2   
整形前必看資訊
文章篇數:18   
國際論文與書籍 精選
文章篇數:11   
演藝明星外表大剖析
文章篇數:6   
Dr. 蔡 新文章
文章篇數:162   
醫學, 科學, Bio-X 與 論文寫作
文章篇數:43   
媒體報導
文章篇數:17   
眼整形
文章篇數:8   
3D鼻整形
文章篇數:28   
下巴整形
文章篇數:1   
全方位 3D腿微雕 整形專家
文章篇數:37   
綜合雕塑整形
文章篇數:8   
脂肪填補
文章篇數:2   
乳房整形達人: 人工義乳 或 自體脂肪豐胸
文章篇數:24   
女同志 或 女變男 變性(FtM) 乳房切除手術 達人
文章篇數:1   
乳癌手術: 內視鏡乳癌切除 + 乳癌重建
文章篇數:1   
腹腰抽脂 與 腹部拉皮整形
文章篇數:1   
各式拉皮達人 (電波, Misju韓式, 小切口拉皮, 內視鏡, 傳統拉皮) 與 法令紋 手術
文章篇數:7   
抽脂專門店
文章篇數:11   
抗老化 健康管理 再生醫療 新趨勢
文章篇數:4   
糖尿病傷口
文章篇數:10   
良性與惡性腫瘤, 外傷傷口, 膿瘍, 板機指, 舌繫帶, 多指症
文章篇數:27   
肉毒桿菌及脈衝光
文章篇數:6   
血管瘤治療
文章篇數:1   
齒顎咬合不正
文章篇數:1   
雷射緊緻換膚術
文章篇數:2   
植髮 / 毛髮移植
文章篇數:1   
科學新知與新聞
文章篇數:3   
義診見聞
文章篇數:2   
醫師 自我保養與保健心得
文章篇數:1   
疤痕救星與燒燙傷治療
文章篇數:7   
皮膚美容與保養新知百科
文章篇數:10   
牙齒美觀與整形
文章篇數:2   
其他整形(痣, 刺青等)
文章篇數:3   
減肥 / 減重手術
文章篇數:1   
醫學知識動畫圖片區
文章篇數:4   
整形藝術評論
文章篇數:32   
抗老化與健康資訊
文章篇數:4   
顯微手術與外科研究
文章篇數:5   
正妹模特兒整形
文章篇數:2   
站長研發 Medi-Life 美容保養 產品
文章篇數:2   
口腔癌系列
文章篇數:6   
傷口園地
文章篇數:4   
北醫整形外科考題
文章篇數:23   

蔡豐州醫師 非洲 史瓦濟蘭 義診見聞
文章出處
  蔡豐州醫師
日期&閱覽
 張貼日期:2013/8/2  閱覽次數:859

                           蔡豐州醫師 非洲 史瓦濟蘭 義診見聞

作者: 蔡豐州醫師

----  非洲與我的 [漸近自由] (asymptotic freedom)

  繼上次聖多美/普林西比的主題醫療義診經驗, 我又再次踏上了非洲征途: 史瓦濟蘭! 這兩個國家, 我都是臺灣和中國首位去義診的整形外科醫師, 除了意義非凡, 也肩負著許多期待與使命. 面對這群長期苦無整形外科協助的患者, 我悄悄立下心願, 除了用最有效率, 最短的開刀時數與優良的手術結果, 節省國際醫療有限的預算 (畢竟我不是來玩的), 完成最多的手術. 莎士比亞所提出的人生邏輯問題: [存在或虛無?] 我選擇了真實的醫療存在, 對可憐患者提供援助.  另外, 身為資深整形外科醫師的我, 在當地執刀, 有責任將整個開刀流程與設備做一次完整的檢視與改善.
  在臺灣醫療與研究工作繁忙, 越接近事務的核心, 越是汲汲營營, 壓力繁忙, 經年累月逐漸失去醫學的初衷與熱情, 只剩”反射動作”式的工作習慣; 相反地, 來到非洲, 卻是越接近需要幫助的人, 越是自由輕鬆, 熱忱益發強烈. 類似原子核堛漲j克, 兩個夸克越靠近, 越感受不到力的作用, 越遠, 反而[強核力]越會增強, 像橡皮筋越近越鬆, 越遠橡皮筋越繃緊, 越想拉回來, 這就是我個人在非洲醫療媗擙岳鴘: 漸近自由 (asymptotic freedom)--- 沒有理由, 沒有為什麼, 沽名釣譽也罷, 善心義舉也行, 我的醫療人生因為放開胸懷, 無論台灣或非洲, 都變得更[自由/豁達]. 

  經過香港與約翰尼斯堡兩次轉機, 我風塵樸樸來到這個有[非洲瑞士]之稱的美麗邦交國: 史瓦濟蘭 (Kingdom of Swaziland). 這次的飛行經驗, 只有一天左右, 遠比到聖多美義診的兩天短多了, 自然輕鬆. 七月的南半球氣候與台灣剛好顛倒, 日夜溫差頗大, 白天艷陽高照, 晚上卻是寒冷刺骨, 未來的醫療人員得注意這種氣候特質來搭配攜帶的衣物. 沒多久, 我們醫療團能幹的"總管" 林元薇Vera, 在Matsapha International Airport 接我到醫療團住宿的地方. 很感謝 杜繼誠團長貼心的安排我與他同住, 這是一個類似歐洲鄉間的山坡小屋, 說坦白話, 真的比我想像中好太多了. 簡單放置好行李, 沒有多作停留, 我們立即出發到Mbabane General Hospital, 那是全史瓦濟蘭最大的首都醫院, 和中華民國醫療團 (Medical Mission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成員會面, 並迅速了解未來兩週左右的醫療行程. 辦公室裡杜團長, 熱情energetic的廖學聰副團長, 親切熱忱的陳醫師與張醫師, 四位可愛帥氣的役男, 以及我未來開刀房最得力的美麗助手Amanda 李宥襄, 正在為一天的繁忙醫療做籌劃與討論.
  根據我非洲義診經驗, 整形外科無疑是非常被需要, 也適合義診的專業外科科別. 原因如下: 一, 非洲國家平均餘命較短, 慢性病相對少, 換句話說, 較少心臟病等重症手術, 反而是外傷, 先天性畸形, 傳染病較多. 所以, 合理的邏輯, 負責所有軟組織重建的整形外科, 有較大的發揮空間與助益, 亦能發揮立竿見影的效果, 成果馬上看得見; 二, 整形外科機動性高: 許多整外手術局部麻醉可以完成之外, 即使全身麻醉, 因為患者多無其他重大危及生命疾病, 不需要加護病房. 因此, 整形外科非常適合週邊醫療配套設備, 人力不足的非洲國家; 三, 整形外科包括美容手術與療程, 非常適合外交公關, 對於促進兩國邦誼, 有潛在的益處.
  大多數手術都安排在首都的Mbabane General Hospital, 只有一個例外, 也就是一位特別拜託我們治療的可憐患者. 因此, 初次手術我和役男Henri, 專任護士Amanda, 風塵樸樸來到離醫療團一小時車程的Mankayane Government Hospital, 那裡有位慢性傷口患者, 由於一直仰賴傳統換藥方式, 上皮不僅沒有癒合, 更因為長期疤痕生長的關係, 造成疤痕攣縮! 當天, 這位男性患者的主治醫師: 一般外科醫師Dr. Venatus Mukungu親切熱忱的迎接我們, 期待我能協助成功植皮. 當然, 有台灣準備的良好器械設備協助下, 這台手術非常順利, 快速就完成. 一般外科醫師更發現, 原來他過去對於肉芽組織的判斷是錯誤的, 因此清創手術過於保守, 導致過去的植皮成功率過低. 經過這次正確的科學知識交流, 算是成功的外科技術指導開端!
  接著, 回到首都醫院再次執行另一位患者的植皮手術, 這是更為嚴重的雙腿慢性傷口與疤痕攣縮, 腿都站不直, 膝關節完全僵硬, 無法行動, 住院長達半年. 雖然首選治療為皮瓣手術, 但是由於周邊配套設備不足, 我必須衡量有限資源, 減少醫療成本, 並得到最大患者成果的利弊得失, 做出相對最適合決定. 賽局理論在非洲是最佳的思考策略, 最小損失/最大結果, 也就是MiniMax. 植皮的策略著重在於將他的關節放鬆拉直, 再將拉開的組織缺損植皮, 畢竟長期來看, 功能遠大於表皮覆蓋的重要性. 幸運的是, 患者最嚴重的左腿於手術後已能伸直, 開心感動.
  第二週, 也是我有別於聖多美/普林西比傷口重建手術義診, 在史瓦濟蘭的重頭戲: 唇顎裂 (cleft lip/palate). 按照史瓦濟蘭的人口數預估, 這類族群患者不在少數, 卻因為醫療資源不足, 嚴重影響患者的外表與功能. 由於國際醫療組織Operation Smile能提供幫助的患者有限, 所以, 龐大醫療需求因應而生. 配合 牙科主任 Dr. Mabuza, 我們醫療團的策略是來者不拒, 無論是嬰兒或是延遲治療的成人, 只要有需求都是我願意幫忙的. 然而 嬰兒/兒童麻醉始終是我出發前最擔心的, 深怕安全性與配合度無法讓外科手術與本次醫療的初衷完成. 所幸, 史瓦濟蘭的麻醉科醫師 Dr. Persi 與其團隊的努力下, 由第一次長達一個半小時的忐忑麻醉, 讓我”戰戰兢兢”, 到最後一天最後一台20分鐘完成, 我非常感佩麻醉科迅速的成長成熟. 這次的唇裂患者都是相當嚴重的,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 (如, 人中長差, 鼻底寬差 和 唇裂寬). 然而, 經過我所採用的綜合Chang Gung 和Fischer方法, 唇顎裂小孩手術後, 母親們的歡顏就是我們醫療團的最大回報!! 這次成功唇顎裂醫療任務, 開啟了未來常態性唇顎裂整外醫療的可能.
  開刀之餘, 我也撥空幫 University of Swaziland (UniSwa) 的學生上課, 提供未來這群醫療的尖兵, 正確務實的傷口照顧知識與經驗; 同時, 隔日, 在首都醫院晨會CME, 我更將我未來的重點唇顎裂做深入淺出的介紹與推廣. 最後一台手術, 以困難, 巨大的耳朵蟹足腫切除手術完成, 當我完整的切除整個蟹足腫, 並保留耳朵的外型的一剎那, 我知道, 我不辱使命完成了這次任務, 一個完美的”耳垂句點”
  當我一一跟這兩週殷切照顧我的中華民國/臺北醫學大學醫療團團員與當地醫療成員道別時, 我深刻知道非洲絕不是Apple of discord, 不具爭端爭議, 經由我們人類最底層的情感連結, 專業協助, 我們北醫醫療團隊注入非洲邦交國的不是勞力, 而是類似人體再生的新希望: 幹細胞. 誠如非洲民主鬥士 曼德拉 所濫觴的火炬, 詩人 伊格言 所揭櫫 [穿入瞳孔的光], 非洲是21世紀黑暗中逐漸燃起光明的新世界.
  祝福, 史瓦濟蘭的人們!!


Copyright © All Reserved By Medi-Life Cosmetic Service                    

本站提供之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