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風 Medi Life 蔡豐州醫師】
   
專業研究領域
文章篇數:2   
整形前必看資訊
文章篇數:18   
國際論文與書籍 精選
文章篇數:11   
演藝明星外表大剖析
文章篇數:6   
Dr. 蔡 新文章
文章篇數:162   
醫學, 科學, Bio-X 與 論文寫作
文章篇數:43   
媒體報導
文章篇數:17   
眼整形
文章篇數:8   
3D鼻整形
文章篇數:28   
下巴整形
文章篇數:1   
全方位 3D腿微雕 整形專家
文章篇數:37   
綜合雕塑整形
文章篇數:8   
脂肪填補
文章篇數:2   
乳房整形達人: 人工義乳 或 自體脂肪豐胸
文章篇數:24   
女同志 或 女變男 變性(FtM) 乳房切除手術 達人
文章篇數:1   
乳癌手術: 內視鏡乳癌切除 + 乳癌重建
文章篇數:1   
腹腰抽脂 與 腹部拉皮整形
文章篇數:1   
各式拉皮達人 (電波, Misju韓式, 小切口拉皮, 內視鏡, 傳統拉皮) 與 法令紋 手術
文章篇數:7   
抽脂專門店
文章篇數:11   
抗老化 健康管理 再生醫療 新趨勢
文章篇數:4   
糖尿病傷口
文章篇數:10   
良性與惡性腫瘤, 外傷傷口, 膿瘍, 板機指, 舌繫帶, 多指症
文章篇數:27   
肉毒桿菌及脈衝光
文章篇數:6   
血管瘤治療
文章篇數:1   
齒顎咬合不正
文章篇數:1   
雷射緊緻換膚術
文章篇數:2   
植髮 / 毛髮移植
文章篇數:1   
科學新知與新聞
文章篇數:3   
義診見聞
文章篇數:2   
醫師 自我保養與保健心得
文章篇數:1   
疤痕救星與燒燙傷治療
文章篇數:7   
皮膚美容與保養新知百科
文章篇數:10   
牙齒美觀與整形
文章篇數:2   
其他整形(痣, 刺青等)
文章篇數:3   
減肥 / 減重手術
文章篇數:1   
醫學知識動畫圖片區
文章篇數:4   
整形藝術評論
文章篇數:32   
抗老化與健康資訊
文章篇數:4   
顯微手術與外科研究
文章篇數:5   
正妹模特兒整形
文章篇數:2   
站長研發 Medi-Life 美容保養 產品
文章篇數:2   
口腔癌系列
文章篇數:6   
傷口園地
文章篇數:4   
北醫整形外科考題
文章篇數:23   

科學小說: % (2)
文章出處
  蔡豐州醫師
日期&閱覽
 張貼日期:2008/5/15  閱覽次數:3088

                                       科學小說: % (2) 

                                                               作者: 蔡豐州醫師 (版權所有)

 
我等候,我渴望妳:
一粒骰子在夜的空碗裡,
企圖轉出第七面.
---- 陳黎 <小宇宙>

  已經看似穩定, 甚至成為習慣的愛情, 轉出第七面的機率是多少 %? P(love)=?
 
  聚會埵鹿Y有臉的人很多, 其中之ㄧ是逸茹的遠房親戚: 林木泉.
  她, 是這麼跟Isaac介紹的.
  即便小康家庭, 也會有極度有錢的親戚吧.
  他坐在長型沙發的角落, KMD半導體的老闆, 50來歲, 身形魁梧, 上臂外側, 頸部, 側腰粗壯厚實, 看就一副練家子. Isaac與逸茹兩人對話的時候, 林木泉聽到尷尬僵局, 便起身說:[別站著聊天了, 坐, 坐.]
  一把就將兩人拉到他的內側左邊座位, 真是聰明的設想, 這是侷限別人活動的高招, 像圍棋的作法.
  不是要討論 Jnana的財務嗎? 看來鄭爺只顧應酬, 在對面的沙發上你一杯我ㄧ杯, 根本無暇顧及正事, 這大概是權利與職位的必要之惡. 真的場合不對, 沒得談, 什麼事都做不了. Isaac執行長剛上任, 亟思有所作為, 當然問題更多. 包括基金會不是只有支持研究科學與慈善計畫, 為什麼還需要如此驚人的預算, 甚至持續有金主的經濟挹注. 非營利組織(NPO, non-profit organization), 為何有非常複雜的政商關係, 尤其是秘密投資? 過去剛加入不甚了解 Jnana的各個層面, 現在他亟欲了解得更深入.
  看著前方, 皺起眉頭, 因為兩件事:
(1) 除了想到得改天談 Jnana 財務投資事宜之外;
(2) 還有視野外側的突發狀況.
  原來包廂外, 一群男子快速走過, 步伐異常規律直挺輕快, 很像軍人的班縱隊, 頓時吸引Isaac的側目. 尤其本來一行人喧嘩異常, 在領頭的小平頭將雙手圈成杯狀後, 馬上鴉雀無聲, 這是中國解放軍的特種部隊暗號.
  A 年國民黨總統選舉大勝, 隔年就開放三通, 從此台灣與中國幾乎國界弭平化. 經過不到十年, 在台灣街頭, 兩岸人民幾乎已經分不太清楚, 只剩口音可供辨認. Isaac這幾年也陸續因為 X大醫學中心與中國幾個重要的醫院建教合作, 會議與研究計畫合作頻繁, 每年往來好幾趟, 甚至院方高層已經打算至中國開設分院.
  人民的感受是直接的, 不需要太多理性判斷, 環境與情勢自明.
  主張台獨建國與深綠人士所擔心的, 就是逐漸消弭的國家界線, 也就是"統一"可能. 尤其最近頗有一觸即發的對壘態勢, 紅藍綠三色塊的"板塊運動", 政治地震難免.
  在Lust出現中國人不是什麼新鮮事, 但是出現一批軍人, 就值得玩味推敲. 小平頭銳利的眼神與Isaac接觸到, 立刻不自在的撇頭閃過, 當然更加深他的懷疑.
  [Isaac你發什麼呆? 都不講話.] [你高昇執行長囉, 以後可要稱呼你 執行長. 我舅舅每次叫我去Jnana開會, 我本來不太願意的, 要不是....] 逸茹坐在他身旁, 打破沉默.
他故意盯著她看, 湊到脖子深吸了一口氣, 廣藿香(Patchouli)的香水濃烈, 他猜不出牌子, [妳是嬉皮啊, 幹嘛擦這種香水?] 廣藿香神秘又野性, 平易近人卻又性感. 60年代的嬉皮選中它, 代表反體制, 反傳統, 崇尚自由.
  [是YSL的Opium(鴉片), 特別為這個場合擦的.]
 Isaac本來想吐草, 虧她一下, "像吸鴉片一樣上癮", 話梗到喉嚨, 說不出口, 覺得無聊, 踩了煞車. 他對她一直存在的依戀, 越來越強烈, 似音樂的漸強音, 絕不是etude(練習曲) 或 impromtu(即興曲). 這是潛意識抗拒的部分已經慢慢退隱了嗎? 算是接受? 還是投降? 他很排斥刻意的風花雪月, 如今是哪們子的序曲(Overture)呢? 他在迷惘中, 決定談一些自己的正事.
  [很香, 很適合妳], 先恭維女生一下, [上次和妳談到你舅舅國外的公司IBC(international Bank Company) 要和Jnana旗下子公司合作的事宜, 妳們開會討論的如何?]
  [國外公司雖然是合法境外法人, 但是還希望規避未來台灣法令對於OBU(overshore banking unit)帳戶與賦稅的查核, 希望你可以配合他們的需求.]
  [OBU不是已經比DBU隱密性高了嗎? 還怕什麼?]
  [防人之心不可無, 你不知道嗎?]
  [妳們在防誰, 我嗎? 基金會明明是支持慈善與研究為宗旨, 你們大老闆們卻老是把賺錢與避稅擺在前頭, 到底有沒有搞錯, 如果沒有讓貴公司因為合作而獲利, 那真是對不起啊.] 講這話只是嚴肅, 但聲調平板不特別嚴厲, 外科醫師的特有防禦性格. 雖說不特別生氣, 但不明就裡的人會相當刺耳.

  [別生氣, 講到合作, 我是傳達意思而已. 不過你們創辦人一句話, 我舅舅還不是照單全收, 只是希望能在流程與制度上取巧而已.]
  [我當然知道鄭爺的影響力, 不過長遠來看, 我們Jnana不能不顧到社會觀感與形象, 我剛接任執行長, 或許不熟過去的實際業務, 但是"某種程度"的合法是基本要求吧!]
正事都不利愛情.
  [誰叫你違法啦? 真是的, 死腦筋, kuso.] 逸茹不想和他再辯下去, 連"死腦筋"三個字都幾乎唸給蚊子聽, "kuso"沒說出口-- 調皮式可惡. 由於在意對她的印象, 總是小心呵護每個環節, 細膩的個性表露無遺, 連處理自己的感情似乎也變得很"職業". 想到自己和Isaac的緊張關係, 她低下眼眉, 快閃睫毛透露不安的心情, 不語. 其實逸茹是很努力的女孩, 家裡是柑仔油漆店營生, 求學一直靠獎學金與打工唸到了國立大學, 言談舉止所流露的自信不是從小先天培養的那種, 而是後天累積的層層保護"漆", 隔絕與絕緣的程度還是有其極限, 有可能脫落的.
  兩個人都對講出來的話有所顧忌, 有所保留, "在意"肯定是愛情.
 Isaac看出她明顯示弱的表情, 楚楚可憐, 有種同理心的莫名情愫冉冉升起, 他挪動身驅靠近她, 右手僵硬的從後方靠近, 卻保持距離的撐住沙發墊. 當靈長類的肢體動作僵硬, 總是象徵不熟練的忸怩. 她和他聊過彼此努力的過程, 極為相似, 在人際關係中, 可說是磁場頗為接近.

  如果他們之間有什麼, 絕對不是數學的 i (虛數), 而是無理數, 綿延不絕的數字.

  [這樣聽起來, 應該是沒問題. 妳那麼精明善良, 判斷總是高人一等.] Isaac心生疼惜所打的圓場, 是感性包裝理性, 因此"精明"後面加了個"善良". 他在醫院正經慣了, 連休閒也不忘談公事, 算是比較乏味的男生一類. 如今, 黎俊看看鄭爺與逸茹, 他終於發現這個場合的確不適合談嚴肅話題.
  其實, 這不是早就不證而明了嗎?
  逸茹把一杯紅酒直接喝掉, [你說的喔], 酒杯朝下向Isaac撒嬌, 他只好跟進.
  他連忙起身從邊桌拿了一瓶新的酒, 挑選了上好的 Chateau Margaux. 桌上雜沓橫陳的菜餚, 盡是Lust主廚為VIP特別烹飪的, 食材超級講究, 連餃子都是上海菜的極品"薺菜餃子", 豬肉是後腿肉堻拑L筋的所謂"老鼠肉", 小巧玲瓏, 搭配夜店啜飲, 香氣四溢; 西班牙式的小菜(Tapas), 蒜炒蝦仁(Gambas a la Plancha con Ajo), 最適合下酒, 不用修正就很接近台灣的口味; 澳洲牛肉, 11級的, 說不盡的美味.....
  斟完酒, 逸茹微醺的白透紅臉龐, 讓Isaac不禁看傻了眼, 意亂情迷.
  鄭爺經過酒巡一輪, 不知什麼時候"摸"過來湊熱鬧, [來, 俊男美女, 我們也喝一杯.] Isaac和他互舉高腳杯表示禮貌, 才注意到創辦人的右手拇指戴著一個骨製指環, 上面隱約可見模糊的凸刻字母, 名符其實的"骨"董. 和鄭爺很熟的黎俊, 一直以為55歲的創辦人, 只崇尚時尚現代名牌, 甚至年輕前衛的 Undercover Birken鞋, 也曾大膽嘗試, 可說是人老心不老的代表.
  醫療體系是封閉的階級性團體, 向來被迫反射性養成揣摩上意, 察言觀色, 所以他發現鄭爺盯著他們倆超過10秒, 警覺性的趕快岔開話題, 轉移焦點.
  [我們聊到鄭爺與林董公司間的合作案, 本來有點歧見, 現在解釋清楚就沒問題了.]
  [是啊,  執行長很能幹, 對舅舅公司很是照顧.] 逸茹用高跟鞋跟偷偷踩了Isaac一腳.
[既然沒問題, 那麼就別再談公事了, 晚上不要工作, 像你們到我這個年紀才會頓悟到"慢活", "樂活"的重要. 人生不全是job, 有些事要好好把握, 不要到時候後悔莫及.], [來, 再喝一杯, 我先乾了.] 鄭爺喝的是XO, 有著台客的豪氣.
  [鄭爺您的酒量真好, 我看喝不少了喔. 我換個酒, 和你乾.] Isaac先把紅酒一飲而盡, 接著就找XO斟.
  [不用了, 喝混酒容易醉. 小老弟, 隨意就好, 別跟我見外, 倒是幫我好好招呼黃大美女.]
 Isaac"耳敏感", 發現語氣不對, 用發問代替回答: [鄭爺你手上的古董指環很特別, 很型喔, 以前怎麼不見你戴出來.]
  [喔, 你說這個, 這是我們最近鄭氏宗親會花很大功夫才找到的寶貝. 可是國姓爺射箭用骨質指環, 上面還有西班牙早期的字母, 意義很特別, 所以我戴在拇指上, 很MAN吧.] 比了比拉弓的姿勢, [不過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這是仿的, 開玩笑, 真的當然是藏起來囉, 哈哈.] 他悄悄在Isaac耳邊說, 夜店塈n雜, "湊耳"變成一種常見的景象, 見怪不怪, 倒不一定別人會認為你在說什麼秘密的重要事.
 

 仔細一看, 西班牙文是源自拉丁文與希伯來文, 上面刻著[YHVH], 黎俊覺得很熟悉, 但是就是想不太起來, 他懊惱於大概是酒精作用使然. 想說回家查一查, 再不然最後就問 白天才在同一會場 發表論文的 Jnana 哲學/神祕學老先覺 方以正.
  Skeleton ring? 在中國出現? 巫術或異教的象徵令人感到新奇又詭異.
  [其實戒指是在 Lust這個地方找到的, 你想不到吧! 當初我們 Jnana花了許多經費贊助國姓爺的考據工作, 其中一部份就旨在挖掘傳說中的寶物, 這些原本屬於我鄭氏家族的東西.]
  鄭爺娓娓道來這幾年來的成果: [1629年的時候, 西班牙軍隊從基隆往西行, 在淡水河口蓋了聖多明哥城(Castelo Santo Domingo), 後來曾經被荷蘭人佔領過一陣子, 最後落到我們國姓爺的手裡, 直到現代曾經為英國領事館所用.]
  [但是奇怪的是, 從荷蘭文書館所收藏的淡水港地圖, 西班牙人蓋的聖多明哥城應該在八里. 現在所謂淡水紅毛城, 其實是荷蘭人所建. 這樣矛盾的地理與歷史邏輯, 讓我們高度懷疑八里應該有未發現, 被煙埋的消失城堡. 所以我們在八里秘密挖掘了很久, 最後才找到真正的聖多明哥城. Isaac, 也就是你現在腳下的這塊土地, 被我們用 Lust 的建築保護起來.] 

  這可是驚人的秘密! Isaac心媟Q難怪鄭爺支持逸茹做台灣的研究, 想來都有關聯. 八里其實是台灣重要考古遺址, 陸續發掘的, 有新石器時代中期, 位在觀音山腰大坌坑約 5000 至 7000年前的[大坌坑文化], 以及後期約 3500 至 4300年的[訊塘埔文化](也就是知名的"繩紋陶文化"), 乃到金屬器時代的[十三行文化], 一直有令人驚艷的發現. 他納悶於這批人怎麼如此大費周章, 就只是要找祖先的遺物如此單純? 正打算要再追問清楚的時候......
  [好啦, 別管什麼鬼戒指了. 今天晚上還開心吧! 這些年來, 我為Jnana付出許多心血, 儘管捨不得, 放不下, 但是總覺得有瓶頸一直無法突破, 所以我認為該是交棒給年輕人的時候. 我了解你不喜歡行政與應酬這些狗屁倒灶, 接這個工作勉為其難. 也許今天場合不對, 但是我喜歡在放鬆的時候交心, 回首這一輩子, 你會慢慢發現做一些直接有益, 大格局的事, 不比研究學術差.]
  [無論如何, 謝謝鄭爺. 既然接受, 我會努力的.]  標準的正統外科醫師個性: 果決率直有擔當, 未來大概也是個強勢的執行長.
  [你們兩個繼續聊, 我過去找林董一下.] 鄭爺拍了拍他肩膀.
  [好的.] 經他一提醒, Isaac這才發現逸茹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包廂外頭吹風去了.
  [逸茹, 妳神出鬼沒的?]
  [沒有, 悶得慌, 只好出來透透氣.]
  [晚上夜景別有一番風情, 以前學生時代我最喜歡黃昏登上暸望台, 看所謂"戌台夕照", 也很美喔.]

  夜, 淡水河儘管是如此靜謐優美, 不過由於這幾年八里焚化廠所持續排放的廢棄物, 戴奧辛世紀之毒累積嚴重, 這條河早就不具任何河的生物功能意義. 民眾只能看出河上漂浮垃圾有無, 水質清澈度, 河岸觀光規劃, 這些整治改善了, 就會令人安心? 美麗事物下都有可能如此不堪.
  [Isaac, 我好煩喔, 最近工作行程塞爆, 差點喘不過氣來, 你看我的腿都腫起來了!]
  [我幫妳看看. 的確腳踝腫脹, 淺大隱靜脈浮出, 肌肉很繃, 小腿肚有蜘蛛網絲靜脈擴張, 後腳跟皮膚角質化, 腳踝外側talofibular 韌帶扭傷, 有壓痛點. 應該好好休息!] 他溫柔而仔細的檢查, 讓逸茹心跳加速.
  [你先載我回家好不好? 我好累, 載我兜風嘛.]
  根據研究, 職場正面與負面的比例接近 3:1, 才會有最佳工作表現. 看著有點慢性疲勞症候群(CFS)的她, 輕皺的眉頭, 訴說負面情緒已然佔領心緒的灘頭.
  [好啊, 我載妳回家, 我們繞到陽明山上走走. 過去工作也讓我心煩, 現實社會就是"努力不一定會成功", 想開一點就好了.]
  這到底是正面鼓勵還是正負面交雜? Isaac想起曾經因為教職升不上去, 而非常懊惱失意過好幾年. 台灣的學術處處學美國老大哥, 就是制度沒複製到, 處處箝制年輕醫師的發展. 原來教職晉升必須按部就班, 講師, 助理教授, 副教授, 教授, 每三年可以用論文積分申請評估. 理論上沒錯, 但是第一關講師門檻太低, 所以醫師一旦結束訓練升上主治醫師, 幾乎都可以用考專科的那一篇論文申請得到. 但是教育部忽略一件重要的關鍵, 喜歡做學術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甚至鳳毛麟角, 所以一大堆人在講師階段停了下來. 偏偏總額比例又有設限, 所以年輕醫師幾乎連第一關都無法申請, 因為講師名額已經額滿. 就算可以, 也只能晉升成"兼任"講師. 如此有心做學術的人幾乎無路可走, 寫再多論文, 積分再高, 也得乖乖等年限到, 虛耗很多論文. 所以像Isaac這些資淺者, 只能靠念博士來"跳級", 比起日據時代之後的醫師, 教授資歷垂手可得的情況, 已不可同日而語.
  年輕真的該死嗎? 不見得. 一個受打壓的族群, 總會反撲的, 這是階級的張力, 時候到了, 自然對於過去的既得利益者"復仇".
  [小茹, 我跟鄭爺打一聲招呼就走, 妳到大廳正門出口等我. 10分鐘.]
  [耶!] 逸茹突然精神抖擻, 把他嚇了一跳, 沙豬式的心想: 女人真情緒化.
  繞到陽明山? 其實有點遠, 不過ㄧ個每天浸在醫院裡工作的醫師, 觀光約會景點, 能知道幾個很令人存疑. 專業之外, 真的是大眾路線.
 Isaac走進包廂, 發現鄭爺不在位子上, 他湊近林董寒喧"說謊"道別幾句: [林董, 不好意思, 我明天醫院有晨會, 先走了. 改天再聊.] 林董立刻起身, 用力和他握手道別, 典型商人式強悍熱情的禮儀.
  [林董, 你有看到鄭爺嗎?]
  [喔, 他在包廂門口外面, 剛才一個整形外科 林院長 帶 國民黨黨主席 千金來找他.]
  [林院長? 是不是林全興.]
  林董從口袋拿出剛剛林全興遞出的名片, [沒錯.]
 Isaac感到奇怪: 什麼時候鄭爺跟他這麼熟? 雖然林全興老是上媒體搞宣傳, 開業海削不少, 也算是"名醫", 又被壹周刊爆料外遇, 緋聞滿天飛, 知名度很高. 他這個同學, 大學聯考是狀元, 智商很高, 但是品德卻不怎麼樣, 可以說生冷不忌, 眼裡只有名利, 唸書學業只是他的踏板, 毫無理想. Isaac常覺得, 他就像魔鬼(Devil)的演變, 其實墮落前是異常優秀的星辰之子路西佛(Lucifer), 帶著光明的. 後來才落入黑暗, 成為撒旦(Satan).
  他和鄭爺認識, 不過經過Isaac三年前介紹, 理應才僅有一面之緣, [這傢伙實在厲害, 太會social了!]
  更奇怪的是, 鄭爺是標準的民進黨支持者, 什麼時候和國民黨牽扯在一起? 他平常不是幹譙這批人, 絲毫不留口德, 口口聲聲"外來政權復辟"稱呼.
  一打開包廂門口, 林全興原本正和鄭爺交頭接耳, 一看到黎俊現身, 馬上表情做作的衝過來, [Isaac, 才剛剛在找你說, 跑哪去了?]
  [沒有, 出去透透氣.]
  [我跟你介紹, 這位是國民黨黨主席 千金 余心媛小姐.], [余小姐, 這位是Jnana新任執行長, Isaac.] 他根本就沒注意Isaac在說什麼, 直接連珠炮講出預備的話.
  潛意識不把人家當一回事的人, 都是如此反射性動作, 也不以為意.
  余心媛主動和他握手, 近距離的寒暄, 讓敏感的他, 發現她表情有一點說不出的怪異, 即使她非常亮麗. 因為Isaac是骨科醫師, 對於肌肉的運作模式非常熟悉. 當她微笑時, 表情肌肉會在某個定點卡住, 再鬆開, 而且左右的速度不同, 說話時, 唇部也是. 微翹的上顎與脣形, 卻有超乎平常的整齊牙齒, 肯定矯正過. 皮膚呈現內堿芠盲W生的厚實感, 很明顯臉部動過手術. 當然在整形外科醫師旁邊出現, 讓他"合理"的懷疑!
 Isaac暗想: [公眾人物都這麼愛美?]
  國民黨現在掌權執政, 林全興處處展現和她熟絡的神態, 這是環繞在政治圈外圍人士常見的心態: 趨炎附勢, 得意非常. 只不過, 鄭爺的立場一向不搖擺, 難道, "變臉"是社會的傳染病嗎?
  [最近我們聘請林醫師當我們的黨團顧問, 希望借重他的專才, 給我們建言與協助.]
 Isaac直向林全興恭喜, 雖然他不知道一個整形外科醫師, ok, 整形名醫, 能給政治什麼樣的建議.
  [希望未來有機會能與Jnana有更深入的互動, 還得靠黎執行長大力幫忙了!] 余千金看來只有二十幾歲, 卻有超乎年齡的柔軟身段, 優雅之外, 出奇的穩重, 男性專有的那種. 大家閨秀的氣質, 令她異於其他台灣本土政權家庭出身的背景. 反對運動的過程讓民進黨幾位台面上人物, 除了付出牢獄的代價, 也失去了對家庭與子女妥善的照顧, 這或許是歷史革命家常見的虧欠. 當2000年掌權那一刻, 這些陸續被媒體拿出來殘酷檢驗, 不堪的讓台灣人不忍猝睹. 差一代, 是幾十年的"教養"距離.
  [應該的, 希望鄭爺和我有機會為政府做一點事.] Isaac右眼正視余千金, 左眼觀察站在她後方, 鄭爺的表情, 以修正談話的內容與語氣.
  [對了, 鄭爺, 我有事先走, 明早醫院morning meeting, 你們繼續聊.]
  [好吧, 我送你出去. 全興, 你先陪心媛到包廂裡面, 我去去就回來.] 他知道Isaac是他所認識的眾多外科醫師裡頭, 最不喜歡喝酒的, 即使酒量很好. 看看手錶, 11:30pm. 其實Isaac也待一陣子了, 不過早晚是因人定義的, 在夜店, 根本才算剛開始.
  鄭爺領Isaac走另一邊到正門取車, 從冷氣進到戶外, 天然的氛圍即使悶熱, 也比較貼近真實. 經過一條迴廊, 設計風格很是特殊, 沒有慣例的玻璃與燈光, 結構採用山形面, 上頭是聖經的四活物(four living things), 分別是聖約翰老鷹, 聖馬可獅子, 聖路加公牛, 加上聖馬太天使. 牠們的身型都配上羽翼, 和<以西結書 1:4-14>的描繪接近. 門楣則飾以少見的檞寄生(神話學所稱的[金枝], 因其屬於半寄生植物, 即使宿主凋謝, 仍繼續繁衍), 攀附在橡樹圖騰上.

  鄭爺篤信佛教, 卻大量引用天主教的裝飾風格, 不是說不可以, 創意本來就多樣化, 然而, 總是啟人疑竇.

 這類原本屬於教堂式的建築風格, 讓Isaac聯想到鄭爺所找到的西班牙古蹟. 走廊環繞戶外的庭園, 用佛教僧園的名稱命名:Aranya, 卻是典型的西班牙式Patio風格, 讓日照輕灑, 可以愜意的在午後喝茶, 休憩. 夜晚, 仰角投射的光線在枝葉中閃動, 伴隨微風的節奏, 讓他腳步不免輕快許多.

  走道右邊, 看到一長串仿科林斯式莨苕(acanthus)風格柱頭的柱樑, 像是聖樹五月柱, 盡頭有一位穿著唐裝的保全人員看守. Isaac轉頭端詳, 隱約看見那道門上除了人頭形的門扣, 竟然還出現中世紀的字首, 每個字用繁複彎曲的藤蔓裝飾, 赫然是YHVH, 和鄭爺手上的戒指字母相同. 當他想再探頭張望時, 鄭爺微醺後, 強而有力的臂膀搭上他的肩頭, 將他彎向左側甬道, 用聊天熱絡來轉移注意力.

  過度的小動作, 就像統計學的離群值(outliers), 雖不列入人際關係印象中的正式計算, 然脫離正軌, 格外引人注意.


清大龍峒舉人陳維英詩: 

坌嶺維茫八里間, 連朝吐霧罩壓鬟,
此中定有深藏貌, 未許分明見一斑.

澤火革



Copyright © All Reserved By Medi-Life Cosmetic Service                    

本站提供之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