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風 Medi Life 蔡豐州醫師】
   
專業研究領域
文章篇數:2   
整形前必看資訊
文章篇數:18   
國際論文與書籍 精選
文章篇數:11   
演藝明星外表大剖析
文章篇數:6   
Dr. 蔡 新文章
文章篇數:162   
醫學, 科學, Bio-X 與 論文寫作
文章篇數:43   
媒體報導
文章篇數:17   
眼整形
文章篇數:8   
3D鼻整形
文章篇數:28   
下巴整形
文章篇數:1   
全方位 3D腿微雕 整形專家
文章篇數:37   
綜合雕塑整形
文章篇數:8   
脂肪填補
文章篇數:2   
乳房整形達人: 人工義乳 或 自體脂肪豐胸
文章篇數:24   
女同志 或 女變男 變性(FtM) 乳房切除手術 達人
文章篇數:1   
乳癌手術: 內視鏡乳癌切除 + 乳癌重建
文章篇數:1   
腹腰抽脂 與 腹部拉皮整形
文章篇數:1   
各式拉皮達人 (電波, Misju韓式, 小切口拉皮, 內視鏡, 傳統拉皮) 與 法令紋 手術
文章篇數:7   
抽脂專門店
文章篇數:11   
抗老化 健康管理 再生醫療 新趨勢
文章篇數:4   
糖尿病傷口
文章篇數:10   
良性與惡性腫瘤, 外傷傷口, 膿瘍, 板機指, 舌繫帶, 多指症
文章篇數:27   
肉毒桿菌及脈衝光
文章篇數:6   
血管瘤治療
文章篇數:1   
齒顎咬合不正
文章篇數:1   
雷射緊緻換膚術
文章篇數:2   
植髮 / 毛髮移植
文章篇數:1   
科學新知與新聞
文章篇數:3   
義診見聞
文章篇數:2   
醫師 自我保養與保健心得
文章篇數:1   
疤痕救星與燒燙傷治療
文章篇數:7   
皮膚美容與保養新知百科
文章篇數:10   
牙齒美觀與整形
文章篇數:2   
其他整形(痣, 刺青等)
文章篇數:3   
減肥 / 減重手術
文章篇數:1   
醫學知識動畫圖片區
文章篇數:4   
整形藝術評論
文章篇數:32   
抗老化與健康資訊
文章篇數:4   
顯微手術與外科研究
文章篇數:5   
正妹模特兒整形
文章篇數:2   
站長研發 Medi-Life 美容保養 產品
文章篇數:2   
口腔癌系列
文章篇數:6   
傷口園地
文章篇數:4   
北醫整形外科考題
文章篇數:23   

科學小說: % (1)
文章出處
  蔡豐州醫師
日期&閱覽
 張貼日期:2008/5/15  閱覽次數:3361

                                               科學小說: % (1) 

                                                               作者: 蔡豐州醫師 (版權所有)
                                                                                
人生有諸多選擇, 我們卻都在百分比(%)的符號意義與算計中度過.
因為"有限"才衍生出%的概念, 如同被框架限制住, 包括讀寫這篇小說的過程與格式也是%的進行式.
解構有限才能進入無限.
我基於長年的文學興趣, 會寫小說是自我實現過程大於任何實質意義, 想像的國度婼嶀岸H生多重的面向.
  
 愴月下無人更清淑, 酒醒還獨來雪  ---- 元 書法家 鮮于樞

  這天晚上沒有門診, Isaac窩在L型長沙發上, 啃著便利商店的蒜蓉花生配啤酒, 雖然醫學報告說市售花生若是油炸製成, 黃麴毒素在高溫過程中能減少約65%, 致癌的機率大幅減低.
  [知名連鎖品牌會替消費者把關吧?!], 臨床醫師總是比基礎科學研究者能很快妥協於現實, 不然呢? 日子總是得過.
  這是B年的夏夜, 電視堛漁蘤H預報說明天有百分之87的機率會下雨, 當然經驗值告訴我們, 這只能參考. 對於"錯誤的累犯", "濫用機率", 學科學的很難忍受, 尤其是對Ph.D.出身的他而言.
  看了幾眼沙發上的所謂非醫療"閒"書 <Mathematics: The Loss of Certainty >, [不確定性 真的是世界的通病], 地上還有一本東野桂吾的小說, 大概是睡著時滑落的.

  喃喃自語地用遙控器, 轉到電視節目正在採訪2006年那時候的當紅偶像, 即使現在不知道還剩多少人還會聽他的音樂.
  搖搖頭, 關掉電視和iphone, [上床睡覺比較實際.]
*****************************************************************************

  早起查房, 是每個正統外科醫師訓練的人都有的習慣, 如果不摻雜"老人早起"的因素, 他覺得主治醫師應該是7:00am 到醫院最是剛好, 也就是在morning meeting前最理想, 不影響個人, 更符合體制往例. 把頸上Fendi領帶弄鬆一點, 因為氣象預報不準, 不僅沒下雨, 還熱得很, 邊走邊捲起Boss襯衫袖子, 兩折, 老規矩. 不拿出來的皮夾是淺傷害, 是褲子後方的累贅, 鼓鼓的, 像假屁股, 妨礙觀瞻. 不放在身上, 改放在公事包的話, 又有懼怕弄丟的潛意識恐懼. 所以他皮夾買得超小, 名牌與否倒是其次, 以免影響坐臥, 還有身型與俐落.

  7:30am, 外科醫師的快歩空檔, 他喵到醫院門口骨科的佈告宣傳牌歪了30度左右, 旁邊擺了個婦產科免費子宮篩檢的桌子, 推理是被工作人員推開所導致, 臉上馬上露出一絲不易見到的不快. Isaac的人生喜歡用"粥"來比喻, 粥往往[表冷內熱], 大多數人不明就裡, 只能淺嚐表面, 倘若貿然啜喝, 必然不利咽喉; 又或者容易失去戒心 不知真正溫度與況味. 其實表面消極, 內在積極.

  這或許是一種保護色, 隨著歲月經歷, 攪拌之後, 後發的力道與速度驚人, 對於許多事務往往一次搞定.

  一直在心理學的推敲中過日子, 事出必有因, 凡事都有蛛絲馬跡可循. 出社會久了, 每個人不就是在摸索這些東西, 只是比例多少, ?% 而已. 就連愛倫坡在著名的驚悚小說 <<莫爾格街凶殺案>> 一開頭也特別強調[分析能力]的特質.

  [早], 微笑. [早], 微笑. [早], 微笑. [早], 微笑. .......... 走在醫院長廊上, 本來無可避免會遇到許多人, 寒喧逐漸是疲乏的負擔. Isaac從小喜歡數學, 所以追隨偶像哥德爾(Godel)的作法, 盡量精確計算, 避免不必要的碰面, 計劃路線與場合的時空位置, 包括或然率. 他會根據過去經驗"心算"每個可能出現人的座標, 儘管有失算的可能. 但是, 近來關注的眼神暴增, 他無奈於最近因為媒體曝光率超高而備受醫院同仁矚目, 當每個人都看著他, 實在逃無可逃, [黑洞空間]?

  門口的警衛: [黎醫師, 早. 這麼早查房啊, 辛苦了], [昨天還看到你的新聞後續報導, 記者越講越玄, 越誇張,說什麼陽明山上性侵害案件其實遠比警方統計得多. 你有沒有受傷啊?]
  [還好, 只有手肘裂傷而已, 謝謝你的關心. 對了, 每次我在醫院門口叫計程車, 不要那麼客氣, 老是鞠躬什麼的, 我會不好意思] 說完揮了手示意, 轉身又遇到開刀房護士小娟:
[黎醫師, 有沒有電視節目找你啊? 明星醫師.], [妳旁邊的那個女生是誰啊? 好漂亮.]... Isaac搞不清楚是褒還是"虧", 年輕女生總是注意八卦, 讓他只能尷尬的回應:
[下次通告會第一個告訴妳.]

  索性避開人多的地方, 走進載貨電梯, 門開得速度超緩慢, [呀]的一聲特別拉長, 沉重得連手都拉不太動, 旁邊標語註明"患者請改搭其他電梯", 所以裡面沒人的機率比較高一點. 看著鏡中的自己, 他開始憂鬱起來. 細緻的五官, 健康的皮膚, 黃而亮, [貴氣清婉]: 臉長而窄, 正側面沒有任何菱角; 鼻窄長而尖挺, 像北方旗人, 鼻孔隱藏不外露, ; 上顎平坦到法令紋無從而生, 所以從哪個角度看來, 臉幾乎沒有陰影線; 眉穠纖合度, 像楷書均勻厚實; 嘴唇薄, "內"出力量. 然而, 這種外表在專業領域是種負擔, 因為不利學術職場.

  總是梳著西裝頭, 左分, 不燙不染; 老是輕微駝背, 減少予人壓迫感; 鬍子不刮特別乾淨, 留少許鬍渣; 長期練巴西忍術與中國國術, 肌肉結實壯碩, 卻喜歡穿長袖襯衫遮掩; 當兵喜歡抽菸, 哈個半死, 退伍後在醫院一根也不抽; 眼神不直視, 削弱銳利鋒芒; 明明買了勞力士(Rolex)限量醫師表紀念款, 卻因為怕招搖, 怕外科刷手穿脫容易遺失, 而選擇盡量不戴, 兩手空空; 話簡潔而低沉, 就像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裡的形容:[簡潔是智慧的靈魂, 冗長是膚淺的藻飾], 老成式的沉穩.

  鏡中的臉孔, 開始多愁善感地回憶起上個禮拜發生的自衛殺人案件, 主角是他, 報導堣璊j的名字, 讓他陌生卻又熟悉地不認識自己. 更糟的是, 女友還不諒解地和他冷戰 .
  [自找的!] 不知道說得是他自己還是那群匪徒, 說完嘴角一陣陰狡的詭異.

@@@@@@@@@@@@@@@@@@@@@@@@@@@@@@@@@@@@@@@@@@@@@@@@@

 陳夢林 (清康熙56年, 西元1717) 的<諸羅縣志>: [台北大湖]  (今日的台北盆地在西元1694年因地震形成湖泊), 圖中可以找到古稱[干豆門], 就是現在的關渡.

<一週前>
  在八里的 Lust, 和死黨們"續攤"會面, 是所謂[Jnana]這個秘密組織"年"盛事. 他們的入會審查嚴格, 必須三個創辦人同時審核通過申請者的資格. 因為超嚴格, 而且非以世俗的教育學業標準作認定, "假資優" 根本無法入選. 自西元1999年成立至今, 只有22位符合資格.

  創辦人 鄭清泉 極端迷戀哥德爾與愛因斯坦, 這兩位曠世天才成為好友的年份1942年, 取其後面兩個數字"4", "2" 便成為四月二日的"年度本質日", 也就是壹年壹度的學術盛會. Jnana club有基金會的支持, 財力雄厚, 成立的宗旨除了集合天才的能力, 貢獻社會之外, 還有就是贊助創新的研究與慈善計畫.

  [4月1日愚人節之後的第一天, 是我們反璞歸真, 邁向極至的開始. 乾杯...] 去年有一回Isaac喝多了台啤, 發酒瘋的吆喝, 大家才發現這個日子還有smart的新解.

  醫院的文化總是教導醫師得反應Smart一點, 不僅方能應付瞬息萬變的病情, 重要的是讓老闆可以輕鬆交付任務. 不過過火的話, 反倒令人厭惡!! 就好像美國史上最大的倒閉醜聞安隆(Enron)案主謀 Jeffrey Skilling 大言不慚的自誇: [ I'm fucking smart! ], smart有好壞善惡之分.

  "照表操課", 按照慣例, 喜歡科學公式的這群人必須排除萬難到指定地點會合, 也就是Isaac的醫院研究室做 Present的輪流發表討論, 彼此作毫不留情的理性批判(critique). 尾聲再到 Lounge bar小酌, 正所謂啟發本性, 狂歡, 兼顧尼采所謂的日神(Apollonian)與酒神(Dionysian)精神, 也是Jnana的傳統.

 Isaac剛認識的會員, "黃逸茹", 29歲, 是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比較文學博士,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助研究員. 五官立體, 活潑爽朗, 常被人誤認為"原住民", 不過"混血"是她和大多數人一樣比較喜歡的形容辭. 她喜歡Isaac叫她Naqada, 因為她喜歡排灣族人傳說中對於俊男美女的形容, 也就是和太陽有關, 所以將創造者 (naqemati) 與太陽 (qadau) 連在一起發音, 自創一個名詞叫做Naq-ada, 因為同時和日語"阿那答"近音. 但是Isaac笑她天真無聊, 搞這些小女生"名詞"把戲.

  天才即使喜歡學習語言, 也熟練多種語言, 但是卻打心裡討厭語言與文字浪費人類許多時間. Isaac崇尚但丁 (Dante Alighieri)所提到的境界: [天使不說話, 他們透過一種瞬間的精神閱讀達到相互理解.] 因此他期待所愛的人不需要太多言語, 就能獲致心靈溝通.

 beach bar

這次Jnana年聚會的議程大綱有三個主題:
(1) 醫學題目是"A novel protein: Myolysin, connecting the nerve with the muscle for muscle atrophy" 發表最近Isaac找到的一種新蛋白質, 可以讓肌肉萎縮, 相當神奇, 預計投稿在Nature, 算是impact factor頂尖的科學期刊;
(2) 另一位哲學教授 方以正 發表的題目是"尼采的三變形: 駱駝, 獅子, 孩童.";
(3) 商業題目是經濟學教授 郭武 題目是"Dave Ulrich: 組織能力---從內而外的競爭"
儘管會議很緊湊精采, 三位講者口沫橫飛, 不過到了晚上9:00pm, 想見大家更期待到 Lust 這家 beach bar 狂歡的那一刻.
  從台北開到八里, 經過關渡大橋, Isaac的駕駛技術很好, 快得剛剛好, 符合他不躁進的性格. Benz 320, 雖然笨重, 0到100公尺也只要7.3秒, 272德制最大馬力, AIRMATIC氣壓懸吊系統可以減少路面起伏的感覺, 超控性算是還可以. 他smart慣了, 連開車也有一些"不跟"守則:
(1) 不跟在新車, 因為新車使用手冊常會教導駕駛人有磨合期, 得開慢一點;
(2) 不跟在貼有baby標誌, 新手上路等貼紙的車;
(3) 不跟常踩煞車;
(4) 不跟"鐺公啊"車, 也就是破破爛爛的問題車;
(5) 不跟女性駕駛, 這有點性別歧視, 不過外科醫師都有點大男人傾向;
(6) 不跟年長者;
(7) 不跟在內側左轉車道, 這時候"維持中立", 可以提高在車道的機動性, 不會卡 + 塞;
  上述是合法的, 當然也有些小違法策略.......................
  這樣除了可以提高時間管理的效率, 維持情緒的平和, 更可以減少耗油與延長車的壽命.
  天窗的轟隆風聲夾雜著Naqada嘰嘰咕咕,  習慣一心多用, 嘴裡和她"適時"應答, 腦中同時想著後天是Deadline的國科會研究計畫, 最近投資的醫療設計公司以及醫院堻o一個月會診的奇怪疑似[肌肉溶解症候群(Rhabdomyolysis]死亡病例等等. 有規律的跳躍性思考, 是現代人常見的[局部注意力缺損症候群], 尤其是繁忙的天才.
  腦的使用和開車的藝術一樣, 有效率的快, 引擎不過熱.
  Lust儘管偏僻, 不過拜"左岸計畫"所賜, 開幕時冠蓋雲集, 迅速在台北社交圈竄紅, 算是新型態的[觀光]夜店. 一到了夜晚, 還真的是老話一句"越夜越美麗". 設計師營造的極簡奢華風,  紅灰藍綠四色巧妙的搭配, 像海潮沖刷掉濃重的都會氣息, 有英國的CONRAN風格. 前有灘景, 後有林蔭, 間雜匠心獨具的玻璃半開放空間, 讓隱密與窺視具呈.
  把車鑰交給泊車少爺, 他沿著磚紅長步道往前走進屋子, 正面的玻璃帷幕是不對稱的三角形, 看過去Isaac覺得是刻意的設計, 非常詭異, 後方的方形夜店主體建築被包覆著, 所有的石材都採用道地的淡水河域"安山岩"混搭, 現代與傳統兼容. 從小被認定為數學天才的他, 一直對數理維持著業餘的興趣. 夏夜的寂寥是用悶熱圍繞思考的黑洞, 緩步置身在都會的郊區, 很弔詭的情況就是, 放鬆之餘才能更加專注, 讓人開始注意周遭細節. 他直覺觀察Lust的結構線條, 簡潔俐落, 沒有圓滑, 除了是三角錐與立方體的結合, 彷彿有"最大體積"的用意, 可以提高容納與利用率. 沒時間多想與心算, 他的手機響起熟悉的來電鈴, 他知道是Jnana那票朋友在催他.
 

  195cm的男model領臺, 據說是四海幫圍事, 看到他們這幾位常客, 揮手招呼個服務生, 將他們優先領到靠海的頂極包廂裡頭. 禮遇的原因, 不是常來就可以打發, 而是Jnana的創辦人是大股東之ㄧ.
  Jnana這一票人坐在VIP室, 寄酒每次都不夠, 威士忌不加冰塊是Isaac的內行最愛.
[你最近怎麼急診刀那麼多? 打你手機都沒人接, 馬上轉語音信箱. 不是你的那個院長推動了騎機車戴安全帽, 後來又有酒後駕車重罰的法令, 骨折怎麼可能變多? 說, 你都在幹嘛? 說...] Naqada倚靠在他身邊撒嬌逼問.
  他聞了一下厚實的酒香, 轉杯時酒液在杯中的黏滯程度, 濃郁令人激賞.
  [我哪有, 都是在醫院, 很乖的.], [很想我喔], [我衝到手機旁邊妳剛好都掛斷嘛! 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看著難得微醺的Naqada, 平時她, 似乎是靦腆的. 總額預算制施行之後, 醫師雖然沒有過去這麼忙, 但是總是時間很不固定, 當然收入也銳減50%. Isaac雖然還年輕, 卻和醫院同事常常坐在一起批評時政與醫療的興衰, 大嘆時不我與.
  [你都不關心我, 我最近做田野調查, 日曬雨淋的, 斑長好多喔. 你找你同學, 做整形外科開業的那個林全興, 幫我打雷射, 應該會便宜一點吧?]  儘管夜店媬O光昏黃, Naqada拼命指著"顴骨斑", 湊近, 怕Isaac看不清楚.
  [喂, 上次你還傳什麼簡訊, 居然還用詩來隱喻, 妳會不會太閒啦. 那首詩哪來的?] 不喜歡女生耍心機, 他有被套牢的感覺, 尤其太用心, 潛意識代表投入甚深. 即便已經35歲, 仍舊沒想定下來, 進逼只會造成距離, 這也是醫院裡和外國fellow們閒聊的結論.
[你很瞎耶, 那是清朝 陳崇光的: 曉起弄妝遲, 含情人不知. 芳時唯自惜, 明鏡識蛾眉] Naqada故意在他耳邊大聲唸.
  掏掏耳屎, [這是怨婦詞嗎? 妳是哪個時代的人啊? 誰看得懂, 哪那麼可憐啊, 獨立一點嘛]
  [你很爛耶] 兩人臂膀互相拉距, 鬧成一團.
  [你們不要打情罵俏, 好噁心喔, 我告訴妳, 斑, 要找我皮膚科看才有用. 外科只會動刀, 皮膚致病機轉都搞不清楚, 很容易搞糟] Jnana堭岸G的醫師成員, 除了Isaac, 就是在 X 大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擔任皮膚科主任的方雲. 方雲, 46歲, 靠著龐大的學術資源與實力, 迅速晉升教授資格. 同時在一片薪資低迷的醫師, 坐擁自費市場的高收入, 頗令人稱羨.
  [老方, 想染指Naqada的皮膚啊. 別了, 我們來尬酒, 女人就是麻煩.] Isaac迅速轉移話題, 趕快坐到Naqada與方主任中間, 因為他知道一旦被身兼醫師與商人角色的所謂自費醫師纏上, 口袋很快就被掏空的, 尤其Naqada只要有人灌她迷湯, 難保不買一堆無用的療程.
  爵士樂的滲透力在包廂裡總是不敵台灣人喧鬧的情緒樂譜, 應酬一陣之後, 把女友從八卦堆中, 猛拉到Lust設計的戶外漫步區, 它的邊緣柱子刻意模仿淡水紅毛城眺望台上的長孔縫, 既像射擊孔亦似古錢; 沙地從灘頭延伸, 淡化界線, 可以赤腳裸足的原始鄉土風情.
  他倆站在夜晚的淡水河南方, 遠眺對岸因塞車而出現"車燈長龍"的淡水, Naqada感嘆的說: [要不是嘉慶元年, 淡水河氾濫成災, 沖毀八里的街道, 居民遷徙到對岸的淡水, 今天八里的繁華可能不只如此. 你看, 想像的出來嗎? 八里長得像一隻短靴, 乏人問津這麼久. 現在居然風水輪流轉, 變成時尚文化的新指標.]
  想像著昔日淡水河上來往的舢舨(junk), 他撫著女友的秀髮, 感應她酒後多愁善感氣質.
  [其實歷史的偶發事件過份被解讀了, 淡水本來就依照地理位置會有較佳的未來性. 西班牙人當時所佔據的台灣北邊最大省, 就是名為Tamchui(註: 平埔原住民凱達格蘭族語), 比現在的宜蘭(葛瑪蘭, Cabaran), 基隆/貢寮(Turoboan)還大]
  [你看淡水多美, 三年前早叫你買房子在那裡, 就不要, 現在更貴了]
  [還好吧!] 在醫學中心雖然是固定薪, 但是由於是公子哥兒, 講起來輕描淡寫.
  被風吹起的頭髮適時遮住了黎俊的眼神, 其實他瞄到了女友關愛的凝望. 趕緊岔開話題, 避免私下承諾的衝動, 尤其是月色+酒巡, 太純情式危險.
 

 八里舊名[八里坌], 西鄰觀音山. 近五股與林口. 過去Isaac在林口長庚醫院當骨科住院醫師訓練的時候, 對這兩個地方甚是熟悉. 男生對郊外風景區的探訪, 多是由於帶異性出遊的強烈動機!!

"坌嶺吐霧"是觀音山的淡水八景之ㄧ, Lust蓋在山腳下, 據說是Jnana club創辦人鄭清泉根據尼采的著作[Also sprach Zarathustra](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產生的構想, 它是敘述查拉圖斯特拉四十歲悟道之後下山宣揚[超人]理念的詩散文. 所以標榜精英與天才組織的Jnana, 自然仿效這本哲學巨著, 下"觀音山", 聚會與交流.
 

 Isaac轉過身, 看著Lust特殊的建築, 座南朝北, [妳看像不像一塊方糖被三角巧克力片壓著......], 他心不在焉地出神, 開始腦中虛擬演算這個建築: 三角平面的可能方程式 2x+3y+4z=12, 房子剛好一角頂撐著這個玻璃面, 所以設計的巧思應該是算出最大體積, 以利容納最多消費者, 又可以保有建築風格. 從小可以在腦海媦甡擘ずМt算與邏輯, 與一般的速心算不同, 像物理學家費曼, 和有[天才中的天才]雅譽的 John Von Neurmann皆具有此種能力與天賦. 愛因斯坦更具體的傳達這種罕見的天賦: [這些思想不是以任何語言的表述出現的, 我幾乎很少用語言文字來思考. 一切想法出現以後, 我才試圖用語言文字表達它.] 這種異於人類的思維, 一般人無法想像, 也難怪愛因斯坦的小學校長對這個小孩的評價是:[他幹什麼都不會有出息.]

  他先用約束方程式把體積多變數函數的三個變數, 減成兩個, 再代入體積函數得到 V=6yz-3/2y2z-2yz2. 然後取微積分偏導數, 最後得到2x4/3x1=8/3. 當然實際體積是這個數字的倍數. 不過Isaac注意到這幾個數字的排列組合2,3,4,1, 居然方程式演算導出的結果還是這四個數字, 互相呼應, 非常特別. 如果用古代數學祕術裡的[單數變換], 把這些數字反覆累加後, 得到還是1, 顯然經過巧妙設計.

 腦中的方程式!!

  更特別的是, 玻璃座南朝北, 主體建築卻巧妙的讓長方體的兩個正面, 形成台灣建築裡避暑所需要的東西向, 而且符合淡水河河口在西北方, 也就是座東南/朝西北的最佳風水方位, 同時後方又有"懸鐘靠", 也就是觀音山.
  當Isaac還在納悶琢磨的時候, Naqada被突來的尖叫聲喚住.
  [逸茹, 好久不見. 妳變得更漂亮了耶. 怎麼那麼巧啊]
  戶外另一邊打算離開的一群人, 其中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孩, 睜大眼睛, 極興奮熱絡的拉著Naqada的手.
  [小楨, 是妳. 妳不是去美國留學了嗎? 4年了, .....] 因為Lust戶外燈光較暗,   Naqada不敢置信的死命瞧著確認.
  [這是妳的男朋友嗎?]
  [沒有啦. 我跟妳介紹一下, 他是Isaac, 現在是長庚醫院的骨科主治醫師]
  [你好.]
  [她是我大學同學, 陳純楨, 去美國深造, 攻讀MBA.]
  [妳好]
  社交的溫度總是不慍不火, 虛應故事的下一步在於"真正"主角的敘舊, 女性"兩枚". 小楨不時盯著Isaac, 與Naqada嬉鬧的竊竊私語, 大概又是品頭論足的女性同儕公式, 這個方程式就是543, 不必數學就知道.
  [我們要去淡大那邊唱歌, 要不要跟我ㄧ起去?]
  [這,....] 逸茹望向Isaac徵求意見.
  [去嘛, 要不要體貼一下, 一起唱歌, 又不貴, 很近...]
  Isaac有點為難, [這, 嗯.....]
  Naqada打圓場的打斷小楨, [他待會要和我們社團創辦人談事情,很重要的, 就是妳擅長的錢: 財務管理. 改天再跟你們去就好......] 說完又是一陣打罵.

  瞧著Naqada"人來瘋", 羞澀再熟人面前解除武裝, 一個他迷惘的屬性. 矛盾的男女不斷自我否定/再肯定的循環, 像極羅蘭巴特<戀人絮語>裡的形容.

  他逕自走開.

  看著淡水河的夜色, 遠方因為這幾年逐漸流行的舢板夜遊, 讓靜謐的風光不再, 處處可見喧嘩的遊客. 都會人在夜店儘管燈紅酒綠, 花樣無盡, 乍看充實絢麗的社交圈, 一旦離開, 不必多久的獨處, 寂寥感霎時如戶外的陰暗滲透進空虛的心, 徹底佔領.

  吞雲吐霧之餘, 感覺後方有人輕聲緩慢的走向他, 本能讓他開始迅速感應: 林口高爾夫球場淋浴間提供的Lacoste香水味, 右腳步態明顯較弱緩, 皮鞋碰觸小石頭的特殊聲音, 略胖寬身軀加上西裝所造成的移動風壓(可供判斷長/寬/高+速度),Isaac腦裡浮現創辦人的印象.
  [ 原來你在這. 我找你一會了, 怎麼一個人搞自閉啊, 逸茹呢? 她不是跟你一塊.] 創辦人鄭清泉(大家尊稱他為鄭爺)猛地從後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顯然Isaac並不意外.
[她和朋友聊天.]
  [來, 我們進去, 風太大了, 你忘了喔, 我跟你約好討論一些事情, 順便介紹幾個電子上市公司老闆給你認識]
  [鄭爺, 我哪敢忘記, 剛剛ㄅㄛ˙完煙而已, 走吧.] Isaac趕緊整理思緒, 文藝式的多愁善感在風景區總是容易被挑起, 但是對台北人來說頗為奢侈, 正事與娛樂是這類場合的兩大重點.
  但是認識人是社交的正事還是娛樂呢? 他老是搞不清楚, 因為醫師都是術語和定義狂, 尤其是搞研究的, 總是希望界定清楚.

  從戶外走進Lust, 氣密自動門一開, 鄭爺領他往右走到轉角的熱舞區, 音樂聲震耳欲聾, 空氣中夾雜菸,酒,香水,體味, 形成一種特別的糜爛風情, 男女接收到的費洛蒙原來是可以統一包裝設計的, 超有默契. 
  在擁擠的人群裡, 一直說[抱歉, 借過], 一路上正妹許多, 理性本來就已經在夜店被絕種, 原始的情欲讓他很快"進入情況", 逐漸高漲, 不過礙於創辦人鄭爺在身邊, 眼神不自覺規矩一點. 想到待會見到的大老闆們, 他潛意識相當排斥, 儘管過去小時候自己家族企業社會認同(social approval)的同質性與訓練, 很努力想要融入所謂巨商富賈的社會階級, 依舊讓他不太能夠適應.
  當然, 根據過去的印刻記憶, 這些人的"氣勢"=不舒服.
  他倆走進熱舞區正中央的大型包廂, 裡面豪放的笑聲與敬酒聲頓時停了下來, [老鄭! 趕快過來坐.]
  [嘿, 林董, 王董 ,....] 看樣子角色不少!!
  [我跟各位介紹, Isaac, 長庚醫院的骨科醫師, 我們 Jnana club的新任執行長.] 一如預測, 大老闆對於不認識的男性一向沒什麼興趣, 如果沒有老鄭主動介紹, 可能他們還以為是服務生或是哪裡來的跟班隨扈帥哥. 不過一聽到是 Jnana的執行長, 所有人, 連一直和身旁女伴玩狎, 划酒拳的某位老闆, 也禁不住開始打量他. Jnana club在一般有錢人的心中, 是唯一沒辦法用砸錢方式加入的社團, 也就是天賦與品格這類東西附著在人的本質(Jnana)中, 與世俗的階級標準無涉, 當然更顯神祕與稀有.
  這也是創辦人刻意塑造的社團行銷方式, 模仿鑽石的珍希性操作, 讓"好"極端化!!
 Isaac開始一一握手, 遞名片, [您好, 請多多指教.] 這多虧卡內基課程, 雖然很刻意的上了幾堂, 缺課不少, 不過培養正面EQ心態的反射動作, 黎俊倒不需要別人反覆提醒, 就做得很好. 這些人果然是握手震撼有力, 眼神與寒暄充滿熱情, 商業的感染力是如此沸騰, 讓他有為者亦若是起來, 幾秒內就擁有職業水準. 他從鄭爺的態度, 猜測這些人可能是Jnana基金會的金主, 儘管他嫌噁有錢人, 尤其是上年紀的人, 把夜店當成酒店, 格調非常不入流.
  忐忑其實其來另有自.
  [Isaac, 你好難找喔!!] 他的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回頭看到逸茹走進包廂, 披著Burberry經典米色風衣(它的特色卻是"悶騷"=素雅的外色, 內襯卻屬於極盡花俏搶眼的"格子").
[逸茹, 本來要叫妳, 看妳和過去朋友聊得太高興, 所以....] 他略帶尷尬的支唔著.

 


Copyright © All Reserved By Medi-Life Cosmetic Service                    

本站提供之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